Open main menu

Translation requests/WQ/3/Zh/2

< Translation requests‎ | WQ‎ | 3‎ | Zh

第2页Edit

 
欢迎
 
创始人
 
报告
 
项目
 
分会
 
新闻
 
國際
 
结束语
+
ar |

br | cs | de | en | eo | es | fr | he | it | ja | ko | nl | oc| pl | pt | ru | sr | sv | zh | simple | vi || +/-

创始人寄語

 
Waiting original - Translating - Proofreading - Synchronize -

 
Jimbo Wales在比利时布鲁塞尔FOSDEM 2005上的演讲。
Chrys提供

维基媒体的使命是將全世界的知識以本地語言的方式傳给這個星球上的每一个人。作为这个使命的一部分,维基百科的要務是盡力创建並分发一本無償、自由、且有最高之可能品质的百科全书。而詢問維基社群究竟是優先於還是次要於這個目標是不得要領的,因為社群的全部目的就是这个目标。

我亦不知曉這兩者會存在真正衝突的任何情況。這是说,維基社群的中堅核心——那些真正在进行工作的人——都對此充满热情:我們是在創造具有極高品質的一項東西,而非僅是建造一個為自身而存在的網絡社區。

維基社群並不優先於我們的任務,這個社群是圍繞我們的任務而組織的。兩種情況的區別很簡單,即:各項決策不應建立在一時權宜或人數多寡或資輩權威上,而應總是從我們給自己所設定的工作的需要上。

我不贊同这样的观点,一種就我所知僅有微小的少数持有的觀點:维基百科是反菁英或反专家的。如果一定要說什么,我们則是極端的菁英主義,但我们反對权威。這就是,我们尋求那些周詳體貼、智慧淵博、願意排除困難跟別人通力合作、以求精確與平衡的人;而低於這個標準的,我們不會接受。博士學位是這種意願的有用表徵;而吸引并留住學術專家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然而,学位本身并不取代这些品質。擁有博士学位的人中,可能也會有人认为任何人都不應编辑他們的专业条目,或者也有人不能容許他们的观点受到挑戰且没有耐性參與讨论。对这些情况,他们专長的價值就是有限的;一個人如果不能以友好互助的心態在社会情形中工作,並覺得他們的資輩或權威賦予他們在某一課題上的最終定奪權,那麼無論對他们或我们這都是一个问题。我們將一直需要通過綜合的評判來決定該如何处理这类情况。

我全身心地致力於這樣的目标:一个有「传统百科全书甚或更高」品质的维基百科,而我们所有的社群规则都应围绕这个目标。开放與包容對於我們是不可或缺的,但上述的卻是達到我们「最终」目标的「终极」手段。


理事会寄語

Waiting original - Translating - Proofreading - Synchronize -

 
Anthere在阿加迪尔,2005年3月

自Angela和我被选为理事以来已经一年;这是令人激动的一年,也是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也是基金会及其理事会真正运转的第一年。

2004年6月最重要的事情是Jimbo决定宣告基金会的诞生。它的目的是为维基媒体计划提供一个必需的合法组织,并且帮助这些计划的发展,保证它自由开放的品质。简而言之,他的目的是进一步取消早期的商业色彩,例如与wikipedia.com和bomis.com的关联, 并且充分的显示出这种思想态度。

一年前,基金会还只存在于纸上,并没有真正存在。 Jimbo对理事会还只有一些想法。他设想有一些会议和一些原则上的同意。考虑了很多事情,但是没有太多的活动...

引言 : "理事会的角色*不是*通常的对网站日复一日的运作。理事会作为基金会委托的法人实体作出最终决策。网站的管理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件事情。我不期望理事会成为一个困难的或者要求过多的职位。" -- Jimmy Wales

这不完全是我或者Angela的观点;Angela和我打算 "参与一些会议"... 而且我担心我们有太多令人兴奋的职位:-)

尽管Jimbo主管技术和财务部门,我们慢慢尽力带来我们的角色和我们对生活的构想:传递给Jimbo编辑者的意见;组织基金会的常规运转;宣布理事会的决定;支持编辑者的主动性;并且逐渐地在某些任务中帮助Jimbo,例如一些它不能适度的继续牵涉其中的任务。

我常常听到有人问你是如何做的呢? 这是在这一年当中慢慢变化的。在2004年夏季,我们三个人都比较有空,而且可以整天在IRC频道上讨论问题。在7月、11月和12月我们三个还见了三次面。Jimbo和Angela在秋天的时候还在伦敦为BBC工作...
对于Angela和我自己,最困难的事情是找到我们的位置,以避免彼此的工作交错。这总是不太容易的;我们两人都非常希望能够提供帮助,并且看到我们的工作受到赏识。

今天,事情已经不同了。Angela和我都非常需要投入到我们的专业活动和我们的个人生活,我们在IRC上出现的时间只有部分一致。Jimbo常常在一周的工作时间都不够用,我们的计划在全球的成功导致不断地被邀请去介绍这个计划。而且,他在周末都专注于他的个人生活。

否定的一面是维基媒体还缺乏实用性,而且增加的压力由于我们的时间使管理更加紧张,而且我认为,这可以变的正面一些;我们投入了大量时间到基金会,然而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私人生活。我们不能完全的属于计划。

现在我们因此活动更加不能同步的用邮件和IRC一对一的讨论。这让Angela或我更加频繁的占用了以前由Jimbo管理的角色,例如地方冲突的回应或者法律请求的深入研究。因为有很多的任务,我们尝试分工... 冒着有时缺乏信息的风险,因为一些问题已经被理事会的其他成员处理了。

理事会的一些活动对于编辑者是公开的。其中最显著的是同Yahoo!签署合作协议或者参与一次维基百科的聚会。但是更多的时候,他的活动既不能在wiki上看到,也不能在众所周知的讨论列表中找到。我们每天的活动包括处理无数的电子邮件,做预算,参与对活动的组织,参与正在开发和传播的季刊和新闻稿,更新基金会网站,筹划新部门的创建及其讨论列表,跟踪记录诽谤或侵犯版权的法律指控,对合法使用logo的考虑,对个别计划中的冲突的斡旋,了解开发者的信息,组织馈赠会议,签署请愿书,在会议上介绍计划,对新闻采访的回应,订购硬件,非营利状态后的咨询,组织所得税的返回和筹款,分析和评论同合伙人的合同,跟踪和支持地方分会的创建,传递来自编辑者的请求,等等等等....

所有这些不可能由一个很小的团体来单独处理,不时需要有广博的基础知识来作出最后的决定 -- 例如,我们当中没有一个有法律训练。所以这需要组成一种合作者的永久架构,并且希望得到最好的结果。

而且通常“那就是工作”!不幸的,每天的大量任务使得有关基金会健康发展的重大决定被推后。

基金会今年的职责可以用模型描述为 -- 失败,部分成功,成功。不断的根据需要的改变,他的角色每天都被创造,努力坚持但理由成分的增长:力争政策的制定通过协商一致,而不是投票;并且尽量支持大多数人的建议,并且我们尽量听取大家的意见。我希望他继续按照这个模型增长,逐渐不断的构造出他所需要的业务的坚实基础。

佛洛伦萨Nibart-Devouard, "Anthere" 17:58, 24 May 2005 (UTC)